当前位置: 首页 > 襄阳市情网 > 襄阳风物

车水歌

信息来源:中国襄阳政府网   发布时间:2014年09月04日  浏览次数: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以前,家乡枣南一直传唱着许多古老的车水歌谣。在昔日歌手谭金英(女,89岁)、王大洪(男,85岁)等老人边唱边回忆中,一首首充满智慧透着野性的歌谣把我们带回到那个“人心齐,泰山移”“人定胜天”的艰苦岁月里、欢乐热闹的场景里…… 
    枣南自古就是产水稻的地方,到了插秧的季节,有些河水和堰塘的水根本放不到田里去,必须车水,即使插下了秧,田干了,也需要车水,水稻结扎后孕穗期更需要车水,所以,车水成了那个年代人们又一大劳作的项目,那时候,每个生产队里都有几部水车。车水是个劳动强度大的体力活,队里会派那些身强力壮、能说会唱、做事利落的劳力来做车水活。
    车水的工具叫“水车”,是木制的,由栎树做梭、榨树做栓、木子树做桨叶组成。水车有四梁的(能坐四人),最多有六梁的,锣鼓手分别坐两头,锣鼓手边敲边踩,时而还参与合唱,随着歌谣的变换还要敲打出快慢不同的节奏,须技术高超的人才能胜任。每部水车两班人马轮换上阵,那时候,乡下还没有闹钟和手表,就用双臂张开量线(手臂尽可能张开),量好的线盘在中心有轴的圆盘上,再系到另一端的圆盘,直到一大盘线转完了,才能换班,以现在的时间计要大半个小时。
    车水辛苦而单调,只要坐在了水车上,两脚就要不停地踏动,否则水是车不上来的。车一天水下来,人们的屁股和脚板会磨得生疼。或许为了解闷,或许为了鼓舞斗志,一首首民间歌谣便在人们车水踩踏的节奏中、在锣鼓的敲击下应运而生了。
    车水歌有唱古人名的,有唱“姐儿”歌的,有唱谜语的,也有男女对唱的,上工要唱、歇工要唱、换班要唱,不管以哪种形式来唱,看着被自己车上来的水流入干涸的秧田时,虽然人们汗珠子掉地上吧嗒作响,但是在男人女人透着辛苦沧桑的腔调里却能捕捉到团结快乐的气息。
    一般上午唱古人名,下午唱“姐儿”歌。
    清晨,当一缕缕炊烟漫过山脊,男人女人揉着惺忪的眼睛,队长便扯着沙哑的喉嗓吆喝:“吃罢饭了车水的班子赶快上啊,等着栽秧啊(或者等着救青苗啊)……”于是,车水的劳力们丢了饭碗就直奔水车。从坐上水车起,车水的歌谣就像乡下人拉家常似的从男人女人们嘴里不断吐出: 

    一上车来把车摇,我问车儿牢不牢;栎树梭子榨树栓,木子树叶把水担。
    锣鼓一响响铮铮,山前山后有人听;二爷听见闲住马,小姐听见住花针。
    叫我唱歌我也有,我歌儿装着几竹篓;老鼠子咬断一根篾,我歌儿跑了七八百。 
    也有交流种田经验的歌谣,如:

    种田莫种剜泥巴丘,弯犁弯耙弯梭头;养儿莫说弯家女,弯床弯被弯枕头。 

    会唱古人名的多为那时候读过两年私塾的“文化人”,只有他们懂得先生灌输的有关古人的名字和故事,所以,信口拣来:

    一上车来脸朝东,东面有个杨令公;七个儿子八只虎,两个女儿赛蛟龙。
    三国英雄数马超,孔明算计他最高;赵云英雄浑身胆,张飞喝断当阳桥。 闪断了,闪断了,张果老骑驴闪断了桥;闪断了旧桥新桥换,脱了蓝衫换紫袍。
    你不来该我来,十朵鲜花九朵开;还有一朵未开开,韩湘子修行未回来。
    唱谜语的歌谣大多是日常生活中常见的东西,如:
    日落酉时来怀胎,半夜子时生下来;日出辰时得了病,正当午时土中埋。(露水珠)
    身在青山一大蓬,倒在水里水又红;每逢接客先接它,它也不在酒席中。(茶叶)

    一条白龙卧乌江,乌江没有白龙长;白龙吸饮乌江水,乌江水干白龙亡。(点灯的灯草)

    “姐儿”歌是男人和女人们最爱唱的,也是最煽情的,尽管那个年代是如此的贫穷与劳累,而渴望爱情的脚步是什么也阻挡不了的,因为这世界就由男人和女人组成。如:
    姐儿门口一棵槐,手扳槐枝望郎来;我问姐儿望什么,我看是家槐是野槐,差点说出望郎来。
    姐儿带信叫去玩,亲哥回信不得闲;白天领工劐秧草,晚上车水救青苗,哪来闲心把姐瞧?姐儿带信我没来,恐怕姐儿见了怪;走上前来双跪地,姐儿笑一哈我起来。
    叫我笑来笑不成,除非跪到明早晨;哪儿有来到哪去,旁处没得我这儿寻,小奴不是菜园子门。
    亲哥一见怨气生,叫我跪来跪不成,拍拍打打自起身;前头有个观音庙,庙里有个观世音,比你小女子强十分。
    一见亲哥怒气生,开个玩笑当个真;你在街上打壶酒,奴在厨房杀鸡鹅,红罗帐里来起和。
    俗话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在唱“姐儿”歌时,女人把腔调变得柔柔的、娇羞的、怒嗔的,而男人则故意拖长腔调,对女人唱得含情脉脉不屑一顾,换班休息时,身大力不亏的女人们常常逮住一个目标,按的按头,扯的扯腿,直到他求饶为止。
    那时候,有的生产队车水的田少一些,而有的则相应的多一些,大队干部会见机行事,调派水车和劳力去支援,那个场景相当热闹,歌声此起彼伏。为了插上秧或救青苗,车水人有时甚至要熬几天几夜,疲劳的人们倒在田埂上都睡得着,直到队长嗷的破锣嗓子一喊叫:“同志们,莫松劲儿,不求神,不靠天,人的力量胜过天呐!河水翻山岗,气死老龙王啊!”尽管人们眼皮子还在打架,经队长一吆喝,上了水车,锣鼓一敲响,歌儿又在山谷与田畈中回荡起来:
    吃了烟要动身,莫把地下坐个坑;忙时比不得闲时候,棒槌落地也生根。
    车儿不转水不流,两头两脑没浇油;两头两脑油浇上,车干黄河断了流。
    在那个生产力低下的艰苦岁月里,人们硬是凭着古老的工具,凭着一双脚板,凭着顽强的毅力,唱着一首首歌谣使一块块缺水望天收的荒田变成丰收的良田。车水是辛苦的、无奈的,而在车水时能吆上几声号子,唱上喜爱的歌谣,人们又是快乐的。
    随着上世纪七十年代抽水机的出现,人们就再也没有车过水,当那些水车被人们“肢解”后送往生产队的豆腐铺填灶时,车水人虽留恋却淡然,毕竟随时代的发展它已失去了价值。
    日月如梭,昔日的车水情景不再投影大地,男人女人那透着机智、野性、高亢、嘹亮的嗓音也不再随山风飘荡在家乡的小河里、女人的秀发里、男人的胡子茬里,而那些古老的车水歌谣却留在了那个年代许多人的记忆长河里……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留言板 | 报送史志资料 | 编修登陆 | 管理网站
主办单位:襄阳市党史和地方志办公室
联系地址:湖北省襄阳市襄城区新街11号
联系电话:(0710)3611095
网站信箱:xfsqwz@163.com
合作伙伴:襄阳政府网
技术支持:湖北阳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