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襄阳市情网 > 襄阳风物

摊馍与锅巴馏

信息来源:中国襄阳政府网   发布时间:2014年09月04日  浏览次数:

   

    记忆中的美食不是大鱼大肉,更不是美味佳肴,而是过往已久的“摊馍”与“锅巴馏”。脑中常常存着一些美食,这些美食也许是饥饿中的添补品,也许是忙碌中的添饥品,但是它,就是一种美食,一种大鱼大肉都无法代替的美食。

    人常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全国各地对于吃食各有不同。记忆中的美食总是那么美味可口!想起“摊馍”与“锅巴馏”,仿佛自己小了几十岁,回到了梦绕的故乡,偎依在祖母身边,看着祖母麻利地摊着摊馍,早已馋涎欲滴。

    “摊摊馍,打鸡蛋”,是我们枣北老家款待贵客的盛馔。

    摊摊馍,一费油,二费工夫,在那生活艰苦的岁月里,除了谁家妇女生小孩坐月子了才有可能吃到摊馍补身子外,平日只有来了尊贵的客人,主人才会大方地提一回油坛,摊一次摊馍的。

    记忆中,奶奶在老家是出名的手巧,厨房活、针线活样样拿手,而奶奶做的摊馍也最好吃。不提色香味,单那薄得透亮的圆形状,就令人口舌生津,又不忍下口。奶奶那时住枣北的一个小集镇上,非常热情好客。住在城中偶尔到乡下做客的表妈不止一次地说:“大姑摊的摊馍哟,咋吃也吃不够!”并说她甘愿拿城里人常吃的大白馍来换奶奶的摊馍。

    在乡下,没有平底锅,摊摊馍用的是农家做饭炒菜的大铁锅,烧的是柴灶。越是这样,越能显出掌勺人的手艺。小时候,奶奶最疼我,吃饭没胃口时,疼我爱我的奶奶总是想尽办法让我多吃两口,就拎出平日舍不得搬动的上了釉的油坛倒油,和面糊,为我摊摊馍。

    和面糊时,细心的奶奶先在面粉里放了盐,兑了适量的凉水以及切得细碎的芫荽、韭菜或生姜、大葱之类的作料,有时,还在碗里叩一个鸡蛋搅碎拌进去。一切就绪,奶奶一手掌盆沿,一手用勺在盆里慢慢搅动,把面糊和得匀匀实实,不稀不稠,细看,雪白的面糊里浮着点点星星的绿意,让人心动。

    锅烧热,放油。油烟起时,奶奶用铁铲沾油把热锅涂一遍。而后舀了大半勺面糊,握勺的手沿锅边疾速划了个美丽的圆弧,淋出的面糊顺势从锅沿四周缓缓滑向锅底,形成了一个圆圆的面饼,如果面浆有摊不到锅底的地方,可以用铲子把聚集在一起的面浆均匀地抹在锅底。饼沿儿遇热立时翘了起来,奶奶双手捏着饼沿往上一揭翻放在锅底。赶紧滴油、加火,用高粱梢扎的刷子按住面饼来回在锅中刷,如此几次,一张色香味俱全的摊馍就熟了。那会儿,我蹲在灶前,看奶奶摊摊馍近乎艺术表演般的一举一动,如醉如痴。奶奶在旧社会裹足小脚,但做活麻利。很快把摊馍折好盛放盘中递了过来,“麻利趁热吃吧!”软软乎乎、泛着麦香油香葱香蛋香的摊馍入口,我感到一股爱的暖流涌遍全身。

    多少年后,我进了城。婚后,妻子坐月子时想吃家乡的摊馍,前来侍候的奶奶为难了,不是她不愿摊,而是家中的液化气灶她不会使用,我抱着试一试的念头上阵,学着奶奶以前的样子干了起来。奶奶在旁边作技术指导,面放多少,水放多少,盐不要太咸,“月母子”吃不得辛辣的作料等等,我都一一遵嘱照办。刚开始,面糊下锅时,由于火候掌握不好,摊馍不是糊了,就是揭不起来,烂成一团糟。好在妻子开明,不断地鼓励,我也挺争气,不多日,就掌握了用液化气灶摊摊馍的要领。等妻子满月,我摊摊馍的厨技已娴熟到家了。只不过与奶奶做的摊馍相比,我还是自叹弗如。奶奶勤劳一生,后来去世,每逢佳节,我们几兄妹都会很怀念地说:“要是奶奶还在就好了!”

    老家坐月子,家人还会把摊馍切成菱形宽条,像下面条样丢开水锅里加点高汤和作料煮了吃,叫锅巴馏。锅巴馏有汤有味、柔软、开胃、有营养、好吸收、好消化。过去是枣北农家专为月母子发明的美食,现在枣阳市区的大小餐馆也会做了,把待月母子的美食端出来招待客人,表明着主人家的好客之道。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留言板 | 报送史志资料 | 编修登陆 | 管理网站
主办单位:襄阳市党史和地方志办公室
联系地址:湖北省襄阳市襄城区新街11号
联系电话:(0710)3611095
网站信箱:xfsqwz@163.com
合作伙伴:襄阳政府网
技术支持:湖北阳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