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襄阳市情网 > 襄阳风物

手擀芝麻叶面条

信息来源:中国襄阳政府网   发布时间:2014年09月04日  浏览次数:

    周末,我们在襄阳某餐馆吃饭,主食出乎意料,竟是一小盆香浓的手擀芝麻叶面条,让人大呼过瘾。食毕,母亲评价道,面条怪筋道,芝麻叶没有洗好。

    作为一个在农村生活了几十年的地道枣北人,母亲这一生,可以说是与手擀芝麻叶面条打了大半辈子的交道,她完全有资格指点都市饭店的大师傅如何做出正宗手擀芝麻叶面条。

    枣北的乡亲,谁家不曾打过芝麻叶,谁家不是煮着芝麻叶面条,把一家老少滋养得壮实健康,把小日子过得像手擀面条一样绵长而有滋味?

    要吃到喷香的手擀芝麻叶面条,首先得在夏季掐芝麻叶,又叫打芝麻叶,从打芝麻叶到吃上芝麻叶面条,有五道程序呢。

    芝麻开花节节高。到了农历七月,芝麻茎上的小花开始挽顶,底部的叶子渐渐发黄,打芝麻叶的时节便到了。打芝麻叶,不打顶端叶,不打下部叶,俗话说“顶叶嫩下叶老,中间叶肥色正好”。夏日炎炎,打芝麻叶多趁清晨,男女老少皆上阵。勤劳的村民双手灵活快捷,指尖飞舞,左右开弓,喀吧作响,像乐坛高手弹琴奏曲,力量、速度与韵律完美结合,起个早就能打满一大筐。

    打回芝麻叶,第二步是煮,枣北人家又叫作“炸芝麻叶”。芝麻叶放入沸水中,煮上几滚,变软后捞出放进竹筐里控水。水控得差不多了,提到打谷场,扫出一块空地,把芝麻叶直接摊在地上晾晒。

    第三步是揉。芝麻叶晒到半干时,主妇们来到打谷场,把芝麻叶归拢到一起,就在土灰里用手慢慢揉,边揉边抖,渐成条状。沾上土灰揉,揉掉了芝麻叶原有的苦涩,较好地保留了芝麻叶的纯正清香。芝麻叶揉三遍,给肉也不换,老人们说,沾了土灰的芝麻叶才更香更有味道。这种一辈辈人口口相传的说法,为平凡的芝麻叶附上一种神秘有趣的色彩。

    第四步是泡。芝麻叶一般是晒干后储存到缺少新鲜蔬菜的秋冬时节作为丢锅菜食用,用开水泡发,洗净土灰和泥沙,沥干水分,搁上盐、姜末、葱末、蒜泥、味精,再淋上几滴香油,腌渍入味。

    第五步,当然是擀面条了。过去的农家妇女,没有不会擀面条的,我母亲就是其中的佼佼者,她擀出的面条,粗者筋道爽滑有嚼头,细者绵软润滑易消化。小时候,看母亲擀面条,是一种美妙的享受。就见母亲舀来大半面盆的面,加上适量的淡盐水,和成面团,醒20分钟左右。面醒好后,母亲把面从盆里扒到案板上,继续揉,面团逐渐变圆变大,透出面特有的光滑。面团足够圆大时,母亲拿起擀面杖,开始擀面。面团在擀面杖的辗压下,发出啪啪的声音,清亮,有力。很快,圆而大、薄而亮的面片,温顺地躺在案板上。母亲扯着面片两端,前一折,后一叠,把面片折叠成四指宽的条状,拿起菜刀,左手按面,右手执刀,笃、笃、笃,刀紧贴着手,起伏同步,看得我惊心动魄,母亲却是游刃有余。切完一抖,细细长长,好似银线一样的面条扑落着面粉,在母亲手中快活地起舞。

    面条煮开,丢入腌渍好的芝麻叶,再煮上两滚,一种芝麻叶特有的香气氤氲开来,随着灶台上的热气飘出厨房,弥漫得满院都是香味,引得邻居闻香端碗相询:吃芝麻叶面条呀?煮透之后,面条、面汤与芝麻叶浑然交融,看起来黏稠,闻起来喷香,让人垂涎欲滴,急切地盛上一碗,迫不及待地吸溜一口,啊!麦子面香软,芝麻叶香长,香中有种涩涩的、苦苦的味道。手擀面根根筋道,越嚼越香,让人不由吃罢一碗再来一碗,我直吃得肚儿圆圆,摸着滚圆的肚皮,打着饱嗝,学着大人的口吻,满足地感叹道:“芝麻叶下面条,稠稠地吃三碗!”

    枣北人喜面食,在物资匮乏的年代,芝麻叶是农户人家秋冬季节离不了的丢锅菜,长年累月地吃,再香的东西也会腻味;如今,就算是寒冬腊月,蔬菜的品种也非常丰富且购买方便,芝麻叶渐渐成了调剂品,偶尔吃上几顿,既新鲜又熟悉,有种久违的亲切感。身处远方的游子回乡,离别时也常捎带上一包晒干的芝麻叶,在遥远的异乡,吃上一碗香浓的芝麻叶面条,细细咂摸着家乡的味道和淡淡的乡愁。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留言板 | 报送史志资料 | 编修登陆 | 管理网站
主办单位:襄阳市党史和地方志办公室
联系地址:湖北省襄阳市襄城区新街11号
联系电话:(0710)3611095
网站信箱:xfsqwz@163.com
合作伙伴:襄阳政府网
技术支持:湖北阳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