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万丰:地方志事业转型升级与“大方志”工作格局的构建

信息来源:   发布时间:2017年07月25日  浏览次数:


    摘要:地方志事业的转型升级,既包括修志编鉴纂史等传统工作的延伸与拓展,又包括新业态、新模式的产生和构建,是一个由单一功能走向综合功能的渐进过程,是地方志事业因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需要、科学技术的进步而兴起的跨越式发展。这种跨越式发展催生了地方志事业“大方志”的工作格局,即以志、鉴、史为基础,库、馆、网、刊、会为载体,实现修、研、用并举。“大方志”工作格局构建要义有三:夯实“大方志”工作基础,促进修志编鉴纂史的延伸拓展;优化“大方志”工作平台,推动库、馆、网、刊、会的交融;汇聚“大方志”工作队伍,实现修、研、用并行发展。
    关键词:地方志;转型升级;“大方志”;工作格局

    转型升级是地方志事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趋势和选择。对于任何事物来讲,转型升级都是一种永恒的存在,但在每一个特定的发展阶段其转型升级的内容和要求是不同的。现阶段,地方志事业的转型升级,既包括修志编鉴纂史等传统工作的延伸与拓展,又包括新业态、新模式的产生和构建,是一个由单一功能走向综合功能的渐进过程,是地方志事业因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需要、科学技术的进步而兴起的跨越式发展。这种跨越式发展催生了地方志事业“大方志”的工作格局。厘清地方志事业转型升级的现代内涵、探索当下“大方志”工作格局的构建要义,既是推进地方志事业发展的时代需求,又是地方志学科理论建构的内在需要。 

    一、“大方志”工作格局构建的理论基础
    “大方志”工作格局的构建,是地方志事业转型升级的必然结果,是当代地方志事业发展不可逆转的大趋势。
    1.“大方志”工作格局的构建是地方志事业转型升级的必然结果
    2014年2月25日,习近平在首都博物馆参观北京历史文化展览时强调,要“高度重视修史修志,让文物说话、把历史智慧告诉人们,激发我们的民族自豪感和自信心,坚定全体人民振兴中华、实现中国梦的信心和决心。”这一重要论述阐释了当代地方志事业所应承担的神圣使命和重要功用,是对地方志事业转型升级效果的精彩预言。 
    2015年12月29日,李克强对全国地方志系统先进模范座谈会作出重要批示:“方志流传绵延千载,贵在史识,重在致用。各级政府都要关心和支持地方志事业发展,也希望地方志工作者继续发扬方志人精神,志存高远,力学笃行,直笔著信史,彰善引风气,为当代提供资政辅治之参考,为后世留下堪存堪鉴之记述。”“贵在史识,重在致用”,这八个字既突出了地方志工作修志存史的重要意义,同时也强调了开发利用地方志的非凡价值和关键作用,即记述与传承历史智慧与文明、育人、资政,服务国家发展大局。
    刘延东副总理在接见全国地方志系统先进模范代表时进一步指出,地方志工作要找准时代定位,紧跟时代步伐,既要忠实记录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光辉历程和丰功伟绩,翔实记载中华民族走向复兴、实现中国梦的伟大进程,又要开发利用好地方志资源,加快方志馆和地方志信息化建设,推动地方公共文化建设,使地方志更好地发挥传承历史、展现当今、启引未来的作用,成为地方的“精神名片。”清晰地阐述了地方志事业转型升级的伟大意义以及“大方志”工作格局构建的必要性和迫切性。
    2.地方志事业转型升级的现代内涵是“大方志”工作格局构建的内在依据
    在第一次全国地方志工作经验交流会暨2017年全国地方志机构主任工作会议上,李培林精确阐述了地方志全面转型升级的基本内涵。他提出,地方志转型升级,要实现 “六个转变”,即实现“六化”:一是从围绕自身工作向围绕经济社会发展大局转变,实现地方志事业的大局化;二是从单纯修志编鉴向同时多业并举全面发展转变,实现地方志事业的全面化;三是从依规修志向依法治志转变,实现地方志事业的法治化;四是从地方志机构修志向党委领导、政府主持、地方志机构组织实施、社会各界广泛参与转变,实现地方志事业的社会化;五是从单一纸媒体志向广泛运用数字媒体志转变,实现地方志事业的信息化;六是从修志囿于当地向把地方志推向全国、走向世界转变,实现地方志知识的全国化、国际化。
    与“六化”相适应,地方志事业逐步形成志(志书)、鉴(年鉴)、史(地方史)、库(数据库)、馆(方志馆)、网(地情网)、刊(刊物)、会(学会)、研(理论研究)、用(开发利用)十业并举的“大方志”新格局。 

    3.“大方志”工作格局的体系性
    所谓体系(system),是指一定范围内或同类的事物按照一定的秩序和内部联系组合而成的整体。当代地方志事业所涵盖的范围较为宽泛,需要正确认识并处理好内部各组成要素之间的关系,实现内部构成成分的协调和有效配合,形成一个高效、和谐的运作系统。具体而言,即以志、鉴、史为基础,库、馆、网、刊、会为载体,实现修、研、用并行发展。

    二、夯实“大方志”工作基础:促进修志纂史编鉴的延伸拓展
    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要“构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体系,加强文化遗产保护。”地方史志是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修志纂史是传承优秀传统文化的有效途径。2017年1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明确规定:“加强党史国史及相关档案编修,做好地方史志编纂工作,巩固中华文明探源成果,正确反映中华民族文明史,推出一批研究成果。”因此,地方志工作的重心始终是修志纂史,编鉴从根本上说亦属此范畴。修志纂史编鉴工作的延伸拓展是地方志事业转型升级的表现之一。
    1.地方志书编纂工作由省、市、县三级向乡(镇)、村延伸
    以湖北省为例。湖北省首轮社会主义新编地方志编纂工作于2000年底全面完成,共出版省、市、县三级志书83部153册。2005年底,全面启动全省第二轮省、市、县三级志书编纂工作。截至2017年3月,近4000万字的《湖北省志》全部完成编纂任务,进入出版程序;17部市、州、直管市、神农架林区全部完成编纂任务,已出版16部;97部县(市、区)志也全部完成编纂任务,已出版90部。全省第二轮115部三级地方志书在2018年前可全部出版。
    2014年,为了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在视察湖北鄂州时所做出的“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指示之精神,湖北省地方志办公室又启动了全省乡镇村志编纂工作,从而使传统的地方志书编纂工作由省、市、县三级延伸拓展到省、市、县、乡、村五级。目前,全省17个市州、直管市、神农架区均已启动乡镇村志编纂工作,出版乡镇村志近300部。京山县《三阳镇志》、枣阳市《吴店镇志》、大冶市《保安镇志》先后入选中国名镇志文化工程。另有保康县《尧治河村志》、宜都市《青林寺村志》、京山县《城畈村志》入选全国首批名村志文化工程。
    2.地方志书、综合年鉴编纂工作向行业、部门拓展
    地方志书是以区域为范围,全面系统地记述某一区域自然、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的历史与现状的资料性文献。综合年鉴是以自然年为时限,记录某年某区域,从自然到社会,从政治到经济,从历史到现实,从人物到风貌的社会经济、科技文化大观的实况。地方志书与综合年鉴虽皆为综录,但是因其体例及篇幅限制,并不能对某一行业、部门或本区域内有特色的地方做出完整、深入的呈现。行业志与年鉴、部门志与年鉴、特色志等便应运而生。比如《湖北省人大志》《湖北省政协志》《湖北检察志》《湖北省审计志》《湖北高校志》《湖北体育志》《湖北省湖泊志》《黄鹤楼志》《荆江堤防志》《湖北卫生年鉴》《湖北建设年鉴》《湖北安全生产年鉴》等等。
    3.地方史编纂工作由省向市延伸
    地方史,是指某一地区(一般是某一行政区划)的历史变迁。“一般而言,地方史重在通过对社会情况的记载与分析,阐明该地区社会发展的规律。而地方志是根据一定体例分门别类记载一定行政区域内自然与社会的情况,多采用客观的记述方式。”[1]地方志是编纂地方史必不可少的重要参考文献,地方史的编纂必须以地方志为史料基础。目前,以省为单位编纂出版的地方史较为常见,比如《广东地方史》《云南地方史》《湖北通史》《浙江地方史》(已被列入浙江省高等教育重点教材)等等。但是,市一级的地方史著面世甚少。当下,地方史的编纂向市一级行政区划延伸已成为很多地方史志部门的重点工作规划之一。

    4.地方志工作领域由以志鉴史为主体向编纂地情丛书拓展
    根据当地经济社会发展需要编纂地情丛书,是地方志工作参与文化建设、服务社会全方位发展的新手段之一,亦是地方志实现由一项工作向一项事业转型升级的重要标志。比如湖北省地方志办公室组织编写的《辛亥首义中的湖北人》《湖北县情》《湖北乡镇大全》《湖北名村》《湖北桥梁》等,贴近现实、贴近时代,为湖北文化建设提供了很好的阅读与参考资料。目前,湖北省正在开展《湖北要览》系列地情丛书编纂工作,计划编纂出版117册(省级1册,每市、县、区各1册。每册均不超过15万字,便于携带和阅读)。该系列丛书拟最大限度地利用第一、第二轮修志成果、历年年鉴成果、历代旧志和多年来汇集地情资料成果,开发时效性长、内容完备、权威的百科辞典性的工具书,全面宣传介绍湖北省情,成为湖北人或想了解湖北的人即查即知的常备之书。
    传统修志编鉴纂史工作的四类拓展延伸,形成了五级地方志、行业与部门志、特色志、三级地方综合年鉴、行业与部门年鉴、地方史、地情书等七大编纂领域。七者经纬交织,为实现地方志事业“从围绕自身工作向围绕经济社会发展大局转变”奠定了扎实的基础。
    三、优化“大方志”工作平台:推动库、馆、网、刊、会的交融
    长期以来,地方志资源的利用者多局限于研究者,其重要原因在于,对于普通大众来说,传统方志可谓是“买不起,背不动,读不完,难用上”的大部头。因此,“读志用志首先遇到的就是信息量巨大与获取信息手段落后的矛盾;其次是传播方式和检索途径的单一,很难发挥地方志信息资源的优势。”[2]近些年来,为了扭转这一局面,先进的数字媒体技术被引入了地方志工作领域,数据库、方志馆、地情网的兴建便是其重要成果。此外,方志学刊物的创办及各级地方志学会的成立,也为地方志资源的利用、研究与宣传提供了重要平台。数据库、方志馆、地情网、方志学刊物及学会,是地方志事业“从单一纸媒体志向广泛运用数字媒体志转变”,实现“信息化”的五大重要载体。但是,如何看待这五大平台的内在关系,目前并没有形成清晰、一致的看法。
    1.统筹建设数据库、地情网、方志馆,优化方志资源开发路径
    首先,需要厘清数据库、地情网、方志馆三者的内在逻辑关系。地方志数据库,是利用计算机技术对志书资料进行存储、分析、整理,进而转换为新的组织格式,是将原始的数据转换成有用信息的处理过程,具有传统的完整性、共享性、独立性。[3]地情网是地方文献信息化的平台,其主体是方志,但是却不能仅仅是方志,而应是涉及某一地方的历史与现状,并且具有一定的史料价值的所有地方文献,如历代志书、史志专著、刊物、年鉴、地方名人及其著作、谱牒及政府公报、年报、统计资料等。[4]方志馆就其实质说,是把志书中的内容变成地情的展览,以此向广大群众普及地情、市情、省情知识,对青少年进行爱国爱乡教育,使外地游客、学子、商人、出差人员等快速和宏观地了解当地地情。[5]综合观之,地方志数据库属于最基础的整理,要确保信息的完整性和准确性;地情网则是以地方志数据库为基础,兼及其他,推出具有一定史料价值的文献资料,体现出一定的选择性;方志馆则是把有史料价值的文献内容变成可视的展览。三者相互勾连,而又各有侧重。
    其次,做好统筹规划,推动地方志数据库、地情网、方志馆的有序建设。厘清了数据库、地情网、方志馆三者的内在逻辑关系,我们就要进行统筹规划,各有侧重,稳步有序推进三者的建设。比如,我们在建地方志数据库时,要同时发挥计算机技术人员、地方志专家、文化创意工作者的作用。计算机技术人员主要解决原始资料的数字化存储问题;地方志专家对文献资料的历史价值进行界定,并筛选出可供地情网推出、方志馆展出的有用资料;文化创意工作者则是把有历史价值的地情文献资料构思设计成看得见、摸得着的展品。
    2.充分发挥方志刊物和学会的作用,促进方志研究与交流
    在中国,读书人素来视“学”与“问”为一事,并将相互“致问”作为“广学”途径加以强调,视其为促进学术发展之重要手段,很重视学者间之学问交流,鼓励学者间之学术沟通与学术论辩。方志刊物的创办、各级方志学会的组建,为学者迅速将与方志相关的研究成果公布出来提供了极大的便利,使方志学术成果交流便捷化成为可能。
    目前,方志刊物的推出,已有一定的历史和积淀。而方志学会,尤其是市、县等层次的方志学会,大多还处在筹备期,需要加大工作力度。
    四、汇聚“大方志”工作队伍:实现修、研、用并行发展
    “国以才立、政以才治、业以才兴”,“致天下之治者在人才。”事业发展,关键在人才。地方志地方史内容的庞杂性决定了其编纂、研究与开发应用等工作的综合性与复杂性,绝非某几个或某一类人可以胜任。因此,要实现地方史志的修、研、用等并行发展,必须汇聚一支政治素质高、业务能力强的综合型人才队伍。这也是地方志事业构建“大方志”工作格局的关键所在。
    1.构建史志联络员队伍
    史志系统要力争各方面的支持,尤其是党委政府相关部门的力量。比如,湖北襄阳市,为了进一步建立和健全党委政府统一领导、史志部门协调服务、有关部门密切配合的工作机制,在市直各部门明确1名分管领导,确定1名史志工作联络员,构建全市史志联络员队伍,通过这支队伍密切与市直各单位的沟通与联系,保证了史志资料收集与宣传教育渠道的畅通。
    2.稳定“内才”:提升地方志工作人员的专业素质
    地方志工作人员是“大方志”工作队伍的领导者和组织者,属于内部人才,是推进地方志事业的根本力量,其专业素质的高低直接决定地方志工作的成败。以前,地方志部门工作单一,人员少。随着地方志事业的“全面化”,培养一批素质高、能力强、有担当、讲奉献的地方志部门业务骨干就成了迫在眉睫的事情。应不断探索地方志部门人才培养、引进等措施,完善地方志工作人员接受专业继续教育的机制,从根本上提升地方志工作人员的专业素质。
    3.用好“外才”:以地方志学会为依托,吸纳各个行业、部门的优秀人才
    地方志是根据一定体例分门别类对省情、地情进行客观记载,地方史是在记载与分析某一区域社会情况的基础上阐明该地区社会发展的规律,两者都具有很强的跨学科性。单靠地方志部门工作人员,是无法完成修志修史、理论研究以及开发利用等重任的。要充分发挥各级地方志学会的平台作用,广泛吸收“外才”,即各个行业、部门的优秀人才,建立人才库,群策群力,形成修研用结合、良性互动的工作新机制。地方志部门可以尝试项目化工作方式,即将修、研、用等工作分解成一个个具体项目,提出明确要求,然后从人才库中挑选合适的专家组成不同的团队,承接并完成项目。
    地方志事业的转型和升级并不是分开的,是升级的过程必然涉及到转型,转型的过程肯定也是伴随着升级,其实质是提高整个地方志事业的水平。地方志事业的转型升级带来了“大方志”工作格局的构建,主要围绕大体系、大平台、大队伍而展开,终极目的在于全面实现地方志存史、资政、育人之综合功能,为全面小康建设做出应有的贡献! 

 

 

    [参考文献] 

    [1]叶舟.民国以来国内地方史研究综述[J].中国地方志,2005年第8期。
    [2] 曾建勋、赵嘉禾.国家新方志资源数据库的建设方略[J].图书情报工作,2007年第6期。
    [3] 宋冰.建设方志资料数据库 提高档案服务层次[J].兰台内外,2009年第1期。
    [4] 王超湘.地情网建设问题初探[J].江苏地方志,2007年第2期。
    [5] 朱佳木.什么是方志馆以及应当怎样建设方志馆[J].中国地方志,2012年第2期。


 (转载自《湖北方志》2017年第三期)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留言板 | 报送史志资料 | 编修登陆 | 管理网站
主办单位:襄阳市党史和地方志办公室
联系地址:湖北省襄阳市襄城区新街16号
联系电话:(0710)3611095
网站信箱:dsbxjk@163.com
合作伙伴:襄阳政府网
技术支持:湖北阳天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鄂ICP备14010474号-1